2019

08/06

11:08

来源:
学习时报

微信

新浪

“数字社会”运行状态的四个特征

  数字化、网络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当代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孕育了“数字社会”这一特定的技术与社会建构及社会文化形态。数字技术进步和数字社会发展,成为当代人类社会变迁发展的一大重要特征,这一过程的展开有其内在必然性,是不可逆转的。助推“数字社会”快速发展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诸多动力因素使它显现出不同于既往实体社会的架构和运行状态。“数字社会”这一特定指称,是“网络社会”或“虚拟社会”一种更为形象化的表达。

  “数字社会”在其基本架构和整体运行上最为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它在数字化转换的前提下,依托互联网络,从最具有基础性意义的技术保障和运作机制层面,解决人们在社会生活中所必须要面对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得益于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助推,建构起了活动平台和通行路径。“数字社会”和网络生活在运行状态上,显现出以下四个方面的本质特征。

  跨域连接与全时共在。跨域连接首先解决的是普遍连接的问题。普遍连接既包括人与人之间的数字化连接,也包括智能设备与智能设备等物与物之间的数字化连接,还包括依托数字化而实现的人、物、智能设备相互之间的连接和贯通。与此同时,跨域连接进一步在普遍连接的基础上,依托数字化所带来的虚拟化的独有便利,革命性地解决了跨越地域空间限制而实现有效连接的问题,从而真正实现了全球网络一体化的互联互通目标。在跨域连接而成的网络世界里,任何一个具体的人、物或电脑、智能设备、服务器等,都作为数字化网络上的“连接点”而存在。有了普遍连接和跨域连接这样的基础条件和技术支持作为保障,虚拟形态的网络空间也就自然演变为一个行为空间,人们随时随地可以登录网络空间,介入网络生活。登录和介入以后,就可以全时共在了。

  行动自主与深入互动。数字社会、网络时代和赛博空间,客观上为作为社会生活之行为主体的人的行为活动自由,提供了极为便利的基础条件。人们在网下的实体社会之外,有了网络空间这一可以无限延展的行为活动场所。与此相应,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便利,不仅实现了人类网络行为活动的虚拟呈现,而且也能够让这些网络行为活动在网络空间里持续展开,人们彼此之间可以进行更为深入的交往互动。人们可以在网络空间里聚集起来,围绕共同关注或感兴趣的社会议题、公共话题或具体事项,展开深入持久的交流讨论和沟通互动。人们可以随时加入或退出某一讨论,但网络空间里的交流互动却是时时处处都在进行的。

  数据共享与资源整合。网络世界贯通的是一个个的人、一台台的电脑和移动终端设备以及一个个的大型服务器和数据库。在某种意义上讲,网络空间,其实就是一个信息数据不断生成、存储、流转和分享的特定空间。信息数据的流通和共享,是其独有的优势所在。这样的优势,在整个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上前所未有。而一旦网络空间实现了人、电脑、服务器、智能设备、信息数据资源库的连接和贯通,这也就意味着它把各类资源要素都吸纳和集中在这个特定的平台之中了,人们也就能够最大限度地对各类资源要素进行整合利用,使其发挥出最大的效用。网络空间的资源整合,可以跨越现实的地域空间界限来实现,可以方便快捷地完成资源要素的对接和组合,提升资源整合利用的有效性和时效性。

  智能操控与高效协作。机械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实现,是科学技术进步带给人类社会生活的“福利”。从根本上来讲,人工智能就是基于数字化发展的时代背景,将数据信息获取、数据运算处理和数据挖掘运用紧密结合起来,再依托特定设备而得以实现的“类人脑”运算处理和功能呈现过程。通过运用数字技术等当代信息技术手段,人们使用自身体力来直接操作生产工具的劳动方式,逐渐被使用自身脑力来间接操作生产工具的劳动方式所代替。一系列智能设备和自动控制设备,都能为人们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除了智能操控以外,数字时代的人们也可以享有高效协作的便利。因为,网络世界既实现物的连接,更实现人的连接。技术或工具意义上的互联网络背后,隐含着的其实是社会与文化意义上的关联状态与关系网络。与网络空间里的资源整合相一致,人们依托于网络空间这一平台和场域,能够在各个不同的工作与生活领域,达成彼此合作的目的。在数字社会和网络生活的条件下,不仅人们彼此之间相互联通的方式变了,整个社会生活当中的经济运行、生产管理、价值创造、贸易往来、服务提供、教育培训、文化创新、政治参与、社会交往、休闲娱乐等方方面面的生活内容、呈现方式和运作机制,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数字社会”运行状态的四个特征

2019 11:08来源:学习时报

  数字化、网络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当代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孕育了“数字社会”这一特定的技术与社会建构及社会文化形态。数字技术进步和数字社会发展,成为当代人类社会变迁发展的一大重要特征,这一过程的展开有其内在必然性,是不可逆转的。助推“数字社会”快速发展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诸多动力因素使它显现出不同于既往实体社会的架构和运行状态。“数字社会”这一特定指称,是“网络社会”或“虚拟社会”一种更为形象化的表达。

  “数字社会”在其基本架构和整体运行上最为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它在数字化转换的前提下,依托互联网络,从最具有基础性意义的技术保障和运作机制层面,解决人们在社会生活中所必须要面对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得益于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助推,建构起了活动平台和通行路径。“数字社会”和网络生活在运行状态上,显现出以下四个方面的本质特征。

  跨域连接与全时共在。跨域连接首先解决的是普遍连接的问题。普遍连接既包括人与人之间的数字化连接,也包括智能设备与智能设备等物与物之间的数字化连接,还包括依托数字化而实现的人、物、智能设备相互之间的连接和贯通。与此同时,跨域连接进一步在普遍连接的基础上,依托数字化所带来的虚拟化的独有便利,革命性地解决了跨越地域空间限制而实现有效连接的问题,从而真正实现了全球网络一体化的互联互通目标。在跨域连接而成的网络世界里,任何一个具体的人、物或电脑、智能设备、服务器等,都作为数字化网络上的“连接点”而存在。有了普遍连接和跨域连接这样的基础条件和技术支持作为保障,虚拟形态的网络空间也就自然演变为一个行为空间,人们随时随地可以登录网络空间,介入网络生活。登录和介入以后,就可以全时共在了。

  行动自主与深入互动。数字社会、网络时代和赛博空间,客观上为作为社会生活之行为主体的人的行为活动自由,提供了极为便利的基础条件。人们在网下的实体社会之外,有了网络空间这一可以无限延展的行为活动场所。与此相应,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便利,不仅实现了人类网络行为活动的虚拟呈现,而且也能够让这些网络行为活动在网络空间里持续展开,人们彼此之间可以进行更为深入的交往互动。人们可以在网络空间里聚集起来,围绕共同关注或感兴趣的社会议题、公共话题或具体事项,展开深入持久的交流讨论和沟通互动。人们可以随时加入或退出某一讨论,但网络空间里的交流互动却是时时处处都在进行的。

  数据共享与资源整合。网络世界贯通的是一个个的人、一台台的电脑和移动终端设备以及一个个的大型服务器和数据库。在某种意义上讲,网络空间,其实就是一个信息数据不断生成、存储、流转和分享的特定空间。信息数据的流通和共享,是其独有的优势所在。这样的优势,在整个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上前所未有。而一旦网络空间实现了人、电脑、服务器、智能设备、信息数据资源库的连接和贯通,这也就意味着它把各类资源要素都吸纳和集中在这个特定的平台之中了,人们也就能够最大限度地对各类资源要素进行整合利用,使其发挥出最大的效用。网络空间的资源整合,可以跨越现实的地域空间界限来实现,可以方便快捷地完成资源要素的对接和组合,提升资源整合利用的有效性和时效性。

  智能操控与高效协作。机械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实现,是科学技术进步带给人类社会生活的“福利”。从根本上来讲,人工智能就是基于数字化发展的时代背景,将数据信息获取、数据运算处理和数据挖掘运用紧密结合起来,再依托特定设备而得以实现的“类人脑”运算处理和功能呈现过程。通过运用数字技术等当代信息技术手段,人们使用自身体力来直接操作生产工具的劳动方式,逐渐被使用自身脑力来间接操作生产工具的劳动方式所代替。一系列智能设备和自动控制设备,都能为人们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除了智能操控以外,数字时代的人们也可以享有高效协作的便利。因为,网络世界既实现物的连接,更实现人的连接。技术或工具意义上的互联网络背后,隐含着的其实是社会与文化意义上的关联状态与关系网络。与网络空间里的资源整合相一致,人们依托于网络空间这一平台和场域,能够在各个不同的工作与生活领域,达成彼此合作的目的。在数字社会和网络生活的条件下,不仅人们彼此之间相互联通的方式变了,整个社会生活当中的经济运行、生产管理、价值创造、贸易往来、服务提供、教育培训、文化创新、政治参与、社会交往、休闲娱乐等方方面面的生活内容、呈现方式和运作机制,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为你推荐

数字化浪潮下,创新有了新格局

信息革命开启了全新数字时代,数字化技术驱动创新格局发生变化,并引发经济社会更深层次的变革,重塑全球竞争发展新格局。

种好网络安全的“责任田”

从“为人民”到“靠人民”,维护网络安全的目的与路径都统一于人民,充分说明了以人民为中心是我国维护网络安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增强思政教育“微力量”

“微思政”顺应时代发展要求,呼应当代大学生特点而应时而生。